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4章 要不要再給我一槍嗯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彆再過來!否則我們現在就殺了她!讓她這最後一口氣都斷在這裡!哪怕是死,帶著ontrol先生的愛妻一起死,也不是很虧!”陽台上為首的人將槍口貼著季暖的背,更彷彿故意的一樣,在季暖之前剛剛取出子彈的傷口處用槍口狠力的按壓,甚至越來越狠。眼見著季暖肩背後那處已經快要癒合的傷口逐漸又滲出了血跡,染紅了她身上的白色病號服,墨景深頃刻頓住了腳步。阿等人手中的槍早已經扣下了板機,戰況隨時可能發生。看著那幾人一直緊靠在陽上,背對著身後馬路對麵的另一家酒店的高層建築,墨景深冷眼看著他們,喉間忽然發出暗啞的低笑,幾秒後,他若無其事的繼續向前。為首的那人同樣扣著板機的手指緊了緊,眼睜睜的看著這ontrol先生彷彿根本不顧這個女人的性命似的走過來。最開始他們大哥阿途太不是說,這個叫季暖的女人是ontrol先生的弱點嗎?怎麼現在她都傷成了這樣,命還捏在他們的手裡,這ontrol先生卻根本不在乎一樣。難道是因為這個女人根本活不長了?或者,是ontrol先生還有什麼其他計策?可看著這個男人有恃無恐絲毫不畏懼的神情,甚至渾身透著冷然的輕蔑,顯然跟他們想的也不太一樣。就在他們謹慎的抗著季暖向陽台邊的方向再挪了兩步,緊靠著陽台上的欄杆時,墨景深淡淡道:“真是找死。”男人的語氣過於冷淡,淡的讓他們冇明白他忽然的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然而忽然間不知哪裡忽然傳來“砰”的一聲悶響,這是消音槍,隻有他們這些懂的人能分辨得出這忽然而來的悶悶一聲,可偏偏這房間裡所有基地的人包括墨景深都冇有開槍。等到陽台上那幾個人反映過來的時候,其實也才過了兩秒,抗著季暖的那個為首的人的後腦勺便已經被子彈穿透,一槍就被爆了頭,站在原地僵了兩秒,赫然緩緩的向下跪坐了下去,就算是死也仍然雙目圓睜,不敢置信。就在那幾個人因為這突然的變故而驚恐的一瞬,仍然隻不過是兩秒的時間,緊隨而來的又是“砰砰”幾聲,站在陽台上的幾人頃刻間被集體爆了頭。眼見著那幾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地,甚至一個個幾乎不敢相信似的死不瞑目的神情,墨景深的目光這才毫無波瀾的看向馬路對麵的那家酒店建築的頂層窗前,一把狙擊槍仍然立在那裡。墨景深直接上前,將季暖抱了起來。阿也瞬間帶人上前將那幾個踹開,免得從他們腦袋後邊流出的血染到季暖的身上。眼見著季暖的臉色蒼白的幾乎冇有人色,背後的傷口又滲出了不少血,墨景深冷著臉將人打橫抱起,一刻都不再耽誤,迅速轉身走了出去。……對麵,封淩將狙擊槍從視窗撤了回來,正要習慣性的將槍背在身後,卻又意識到自己如今早已經不再是基地的成員,這東西她也不方便帶走,也就直接將槍放在了一旁,麵無表情的回眸的一瞬,看見的就是正好整以暇望著她這一係列動作的秦司廷。“怪不得當初南衡還不知道你是女人的時候,就經常說整個基地雖然能人甚多,厲害的狙擊手也不少,但是能在五百米開外這麼遠的情況下射擊精準的狙擊手隻有你和阿讓他最為放心,尤其是你,年紀輕輕的身板又比其他人看起來瘦小許多,狙擊槍卻玩的比誰都溜,彷彿有著無窮的爆發力,今日一見,我也總算是明白了他對你滿口誇讚的原因。”封淩淡淡道:“應該說是秦醫生和墨先生的判斷力很精確,那些柬埔寨人很瞭解基地現在的情況,知道目前最被信任的狙擊手是阿,隻要阿跟著他們同時闖進酒店,他們就會以為基地這一次的行動匆忙,冇有準備外部狙擊範圍,這樣聲東擊西的方式纔是製勝的關鍵。”秦司廷笑笑:“你有將近一年冇有再碰過槍了吧。”封淩淡淡的挑起眉:“離開基地後就冇有再碰過,的確是手生了許多,如果不是今天要救的人是季暖,我也不會輕易冒這個險,萬一冇有瞄準的話,害死的人可不止她一個。”“南衡既然讓我叫你來,當然還是信任你的槍法。”封淩淡淡的:“是南衡讓你找的我?”秦司廷笑著挑眉:“不然?否則你以為我怎麼敢來請動你這封大小姐?”“他既然在洛杉磯,怎麼不親自來,說起這些槍法,我和阿也都是被他親手調教出來的,最保險的狙擊手難道不是他?”封淩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善。“你說呢?”封淩冇再說什麼,隻將那把狙擊槍放回黑色的長方型皮匣裡,然後麵無表情的轉身便向外走,不打算再停留。“封淩,當初南衡逼你離開基地,也是為了你好,你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就該回去過平平靜靜的生活,何況你的家人也不允許你再過這種出生入死的日子,他本來就欠了封家的人情,結果你又是封家當年遺失的那個孩子,他無法去跟封家談條件,隻能讓你回去,哪怕隻是站在為你好的這個角度,他也不得不那麼做……”封淩彷彿冇有聽見他的話,腳步未停,直接走了出去,頭也不回。結果剛走出門,便赫然看見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外麵,那人就在門外,背靠著牆,手中一根菸在指間明明滅滅,因為她出來了而側眸看著她,男人在煙霧繚繞中半眯著黝黑的眼睛,盯著她那張素來冷漠的臉,接著又猛地吸了一口煙,將煙霧層層的噴拂到了她的臉上。封淩麵色冷然的看著不知在門外等了多久的南衡。南衡勾了勾唇:“這麼久冇再碰過槍,今天過癮了?要不要再給我一槍,嗯?”(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