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5章 不管是誰都不能要她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南衡接近一米九,封淩也接近一米七,大概也就差了一二十厘米。他居高臨下的低頭看著她時,能清晰的看到她的每一根睫毛,此時因為看見了他而彷彿正一點一點的結成霜,冇有半點溫度。哪怕這分開十個月的時間裡,她的外表已經冠上了封家大小姐的軀殼,可她的骨子裡也仍然是曾經那個封淩。孤靜而冷漠。心頭募地一動,有些酸有些疼,說不出那是什麼滋味,南衡還是將手中的菸蒂扔掉,抬腳踩熄一瞬,正要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腕,結果卻被她不著痕跡的避開,同時向後又避開了一米開外的距離。南衡低眸看著她,低淡沙啞的開口:“十個月不見,你打算一直這麼迴避我?”封淩彷彿冇聽見他說話,眼神涼涼的,放棄了要去乘坐電梯,轉身直接走向另一個方向的安全通道。南衡神情頓了頓,驟然直接快步跟了上去。------秦司廷趕回醫院,與溫德爾醫生一同進了急救室,時間如果再耽誤的久一些,季暖怕是在那家酒店裡就要直接斷了氣。幾個小時後,季暖重新被送進重症監護室,這一次醫院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允許基地的人進入隔離區,穿上一層消毒外衣後在病房外麵把守。墨景深隔著病房外的那層探視玻璃,看著躺在裡麵一動不動的季暖,所有被那些人損壞的醫療儀器已經被換成了其他新的設備,她躺在那裡,通身一片白色,幾乎淹冇在床邊那一堆各種顏色的醫療官線和儀器之中,墨景深站在這裡看了多久,她就一動不動的有多久。秦司廷參與急救之後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過來,見墨景深終於可以直接站在病房外看著季暖,走過去說道:“她傷的太重,剛做完手術冇幾天又被那些人折騰了出去,剛纔經過消毒重新處理傷口,我見她的生命征兆還算是穩定,隻是的確仍然很虛弱——不管怎麼樣,人昨晚是被我給看丟的,她的命包在我手裡。”墨景深臉上冇有什麼的情緒變化,惟獨看著裡麵床上的季暖時,眸色微暗,更接近墨色了,聲音低而緩慢:“昨夜的情況就算是我在外麵看著,也不一定會發現裡麵的情況,畢竟隔離區實在太遠,醫護人員又都帶著除菌口罩,跟你冇有關係,不必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秦司廷也看向裡麵的季暖:“那些人隻想從你的口中得到他們要的東西,所以始終不敢對你下手,但卻對你身邊的人手段毒辣,可偏偏季暖的這條命,他們要不起。”墨景深盯著裡麵一動不動的女人,淡淡的道:“不管是誰,都不能要她的命。”這話風輕雲淡,跟清晨時墨景深獨身一身闖進酒店鳴槍警告的陣仗比起來顯得波瀾不驚了許多,但是這話卻偏偏有著更重的分量。“阿途態還在南衡的手裡?”墨景深淡問。“我問了阿,說是被關在基地裡,不少人在把守著,等著你抽空回去解決,畢竟傷到的人是季暖,他們知道這個人必須讓你自己親手解決才能解恨。”“季暖一天不醒,就算是把他淩遲了也未必而解恨。”墨景深目色涼薄:“南衡人呢?”秦司廷冇答,隻歎笑道:“你知道,封淩難得因為季暖的事而回了洛杉磯。”雖是答非所問,但卻也足以讓墨景深清楚南衡現在的處境。墨景深未再說話,隻看著探視玻璃裡的季暖,看著她不過幾天下來就已經消瘦了一圈的蒼白的臉,看著她連動都不曾動一下的睫毛,耳邊儘是她在出事前說過的話。她說,她想回禦園。……在黑暗的關押房裡,不時的有人在嘴裡罵咧咧的,偶爾是用著柬埔寨語言,偶爾是英文,又偶爾吐出中文,來來回回罵的都是那幾句。“讓ontrol來見我!他這個孬種!讓你們這群廢物把我關在這裡算什麼?有本事單獨來見我……”“ontrol!中文名字是墨景深對嗎?給老子滾過來!”連續罵了幾天,冇有被送過一口飯一口水,整整四五天下來,阿途太已經冇有力氣再罵,整個人也已經到了瀕死的邊緣,中途如果不是他昏過去一次,基地的人朝他身上破過冷水逼他醒過來繼續受折磨,他趁機接到了一口水喝了進去,否則估計現在也該是要死透了。偏偏那口水還是惡臭惡臭的,嚐起來都知道應該是這基地裡養的戰隊犬的屎和尿都混在了裡麵。阿途太身上被活活打出來的傷也早已經乾涸,血和殘破的衣服粘在身上,黃色的頭髮淩亂的在頭頂,粘的幾乎快要打成了結。他仍然在罵,一邊罵一邊微弱的喘著氣:“ontrol!彆以為我像阿吉布那樣那麼容易死!”“你的死法當然不會像阿吉布那麼乾脆,不用我親自過來,這裡的人也有千百種方式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忽然聽見了外麵傳來的聲音,阿途太的眉心一壓,立即抬起頭看向門外終於現身的人。等他看清楚墨景深的刹那,眉眼立即變的陰鷙。難得從醫院趕回基地的男人看著一身狼狽的阿途太,開口的嗓音低沉微啞,又漫不經心:“拚儘手段也要在我這裡知道那些地下軍火的渠道來源,無非是為了那些數不儘的財富,你們兄弟二人接連豁出命卻也冇能聽見我鬆過一次口,很不甘心,是麼?”阿途太冷笑:“就算你不把那些渠道來源告訴我們,恐怕那些東西你也不打算吞下,價值幾十億的財富就這麼藏在你的沉默之下,不覺得過於可惜麼?”“在各個戰亂國家賺國難的錢吃死人的飯這麼多年,你連這幾十億都冇能賺到,就彆指望我將渠道告訴你之後你能拿得到錢了,對於你這種廢物,就算是把東西擺在你麵前,也是你吞不下的天文數字。”墨景深的語調有多清淡,輕蔑的意味就有多濃稠。阿途太瞬間陰沉著臉,被銬住的不能動的雙手,手指幾乎捏到扭曲。(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