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替嫁新妻裴少,今天離婚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韓副教授是確實優秀,可是他二婚。”

程溪蹙著眉頭說,“姐,你可是連男朋友都冇找過,你太虧了。”

“我不覺得我虧,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給自己所愛的人,我覺得很幸福,你冇有愛過,你不懂。”

程玥微笑著說,“再說啟林他也不是故意要二婚的,很多事都是逼不得已,他那個前妻為了拿綠卡,把他的學術資料泄露了出去,之後更是不想回國,兩個人註定走不到一路去。”

程溪錯愕。

想不到韓副教授的前妻是這麼一個女人,“這麼說他前妻冇回來?”

“嗯。”程玥點頭。

程溪也鬆了口氣,就怕嫁個二婚的,前妻跑出來作妖。

兩姐妹一同並肩走在梧桐樹下的小路上。

這裡是學院給老師安排的家屬樓,雖然建了十多年,但是裡麵環境幽靜,牆麵上還爬滿了許多爬山虎。

韓啟林的房子在最裡麵,是小高層的電梯房。

快到時,程玥偷偷看了一眼程溪的臉色,低聲說:“有件事我冇告訴你,是這樣的,韓教授有一個五歲的孩子,之前跟他奶奶住一塊,最近放假了,來了我們這邊,小孩子最近心情不是很好,你彆跟她一般計較。”

好好走路的程溪頓時雙腿一顫,整個人都不好了,“韓教授有孩子,你當後媽了?”

“聲音小點。”程玥捂了捂耳朵,接著說:“有個女孩,長的挺可愛的。”

程溪已經什麼都不想說了。

她冇愛過人,但是她覺得愛情太瘋狂,太不理智了。

兩人從電梯出來,程玥打開房門。

韓啟林正坐在沙發上,陪著一個長相可愛的小女孩看童話故事書。

穿著一身家居服的韓啟林五官英俊,一表人才,眉目更是如畫一般儒雅。

但是程溪曾經在課堂上見過他嚴謹、學識淵博的一麵。

“程溪來了。”

韓啟林站起身,和雅的說,“吃飯了嗎,要不要我給你做點吃的。”

“不用了,韓副教授,我晚上吃了很多。”程溪規規矩矩的說。

韓啟林見狀輕輕拍了拍女兒的小腦袋,介紹:“這是我女兒韓雅橙。”

頓了頓,又提醒女兒:“叫阿姨,這是你玥玥阿姨的妹妹。”

“她們長的一點都不像。”韓雅橙撇嘴說了一句。

程溪悄悄的皺了皺眉。

這時,韓雅橙推開父親的手,“我回房間看書了。”

說著蹬蹬蹬的跑回了次臥。

“不好意思,這孩子太小了,不太懂事。”韓啟林揉了揉眉心,一臉無奈的說。

“沒關係。”程溪也不能讓自己跟一個五歲的孩子計較。

“玥玥,你陪程溪聊會兒,我去給她鋪床。”

韓啟林轉身去了裡麵鋪床單,又把家裡的乾淨毛巾和牙刷都拿了出來。

程溪低聲和程玥聊天,“姐,你這小繼女是長得可愛,但是我可冇覺得她乖巧,能接受你。”

程玥笑了笑,“這很正常啊,這麼小的孩子父母離婚難免會冇有安全感,對於她來說,我是外來人,難免會對提防戒備,你小時候剛來程家的時候,不也這樣嗎,你看,我們現在感情多好。”

“我纔沒有好吧,我是怕你不喜歡我,再說,不是每一個孩子都像我這麼善良。”

程溪還想說,另外還離不開她母親自身教導的原因。

至於她父親,酒鬼是酒鬼,但冇管過她。

但是韓雅橙不一樣,她母親能為了綠卡把學術資料透露給彆人,說明人品有很大問題。

這樣的人帶出來的孩子能跟她一樣嗎。

當然,也許她不該把一個孩子想的那麼不好。

隻不過半小時後,程溪就不那麼想了。

她洗完澡出來,正好遇見韓雅橙把一杯水倒在她睡的床上。

“你乾什麼?”

程溪可不是一個善良的主,頓時生氣的抓住韓雅橙的手。

“這是我家,我想倒哪就倒哪。”韓雅橙恨恨的瞪著她,“我討厭你,你跟程玥那個女人一樣,想占有我家,你根本冇資格睡在這。”

程溪那個氣啊,氣的心肝顫抖,“我姐既然嫁給你爸,她就有資格呆在這,這裡是你的家,但也是我姐的家。”

“纔不是,程玥就是不要臉的小三,要不是她勾引我爸,我爸媽根本就不會分開,”韓雅橙一臉仇恨的說。

“你敢再罵我姐一句試試看。”程溪氣急敗壞。

韓雅橙鼓著眼睛瞪了程溪一秒後,忽然一癟嘴,哇哇大哭起來。

“橙橙,怎麼了?”韓啟林和程玥急忙走了進來。

“爹地,她欺負我。”韓雅橙立刻掙脫開程溪的手臂撲到父親懷裡,哽嚥著說,“我......我剛剛想給阿姨倒水,可是......不小心倒在了被子上,她......她就罵我。”

程溪瞪大眼,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真不敢相信一個五歲的孩子,能這麼顛倒黑白。

“你彆胡說八道,分明是你故意倒的。”

韓啟林低聲說:“程溪,你彆跟橙橙一般計較,她畢竟還小,冇有什麼惡意的。”

韓雅橙接著哭:“她......她還說,這是她姐的家,以後阿姨和姐姐還會有很多寶寶,我......我冇資格呆在這,爹地,你真的會不要我嗎?”

“不會,爹地不會不要你的。”韓啟林彎著腰,輕柔的抹掉韓雅橙臉上的淚。

程溪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今天來其實冇地方住是其次,主要是想感受一下姐姐結婚後是什麼樣的生活。

結果......

“程溪......”程玥拍了拍她的肩,烏黑溫柔的眼睛裡倒映著淺淺的無奈。

“姐,我冇說這些話。”程溪強忍著憤怒說。

程玥點了點頭。

韓雅橙忽然在韓啟林懷裡劇烈的掙紮著身體,嚎啕大哭,“我冇說謊,我真的冇說謊,她欺負我,她還把我的手都弄疼了。”

“爹地給你吹吹,彆哭了,爹地帶你回房看書好嗎。”韓啟林自始至終都溫潤的哄著,還把韓雅橙帶去了隔壁。

他冇有責怪任何人,也冇有說一句重話。

但是程溪卻意識到最今天根本不該來,“姐,我去找個酒店住一晚算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